花卉百科

人非草木,怎知草木无情

/ 浏览量 861

人世间,有趣的植物不乏其数。但给草木起名这件事,绝对是高级趣味。

草木有名字的历史不长,也就上下五千年。

喜欢读《诗经》的人一定注意过,里面含有植物名字或内容的诗篇占了大半数。然而发展至今,许多草木之名则变成了拉丁文,我们知道的一些草木之名都是地方别称。

幅员辽阔的中国,各地土壤差异大,植物种类也繁多。很多植物名字会出现同物异名,同名异物。

比如常常出没于菜市场的土豆,有地豆子、洋山芋、山药蛋、地蛋、薯仔等名字,然而它只有一个名字——马铃薯。

还有佛教的圣树菩提,它和土豆不同,是同名异物。

在中国,菩提树有西海菩提、无患子、银杏等种类,然而真正的菩提树则是下面这个样子的……

菩提树(Ficus religiosa)

草木之名的混乱,触动了国人设计的构思想和理念,中国田园植物设计工程师们会觉得这不仅需要给草木起名,更需要一个统而规范的植物命名系统。

具完全统计:地球上存在的植物大约有30万种,其中已经有名称的有21.5万种。但在这之中,有中文名称的不到4万种。

给草木起什么样的名字,应该是个极大的问题。

从古人给植物起名的智慧中总结经验。

比如这种细枝嫩叶的植物,古人起名为“远志”,本来是一种柔弱的小草,因被认为具有“益智强志”的神奇药效,所以有了霸气的名字。

远志(Polygala tenuifolia Willd)

还有一种生长在南方的园艺盆栽树木,它的种子仿佛是和尚的头,底下的种托又特别像和尚的袈裟,因而,古人给它命名为罗汉松。

罗汉松(Podocarpus macrophyllus)的种子

汲取了古人的智慧经验后,在中国就开始试着给一些植物起了名字。

比如这株来自于中美洲的美丽植物。只因有个“亲戚”英文名叫“deergrass”(鹿草),便让他们联想到“鹿丹”这个名字。而这种植物又跟中国的“锦香草”有亲缘关系,所以又取了“锦”字,最后给它命名为“锦鹿丹”。

【近亲】鹿草(deergrass)

借用《红楼梦》为植物命名。不过这不是独创,这在园艺界也是有先例的,比如“黛玉花”。

受此启发,随之把产于南美洲安第斯山区的另一种宿根花卉起名叫“紫鹃莲”。它的花是紫色的,又比黛玉花稍微矮一些,他们直接把这对“主人、丫鬟”凑齐了。

紫鹃莲(Eithea blumenavia)

除了黛玉和紫鹃以外,王熙凤也没能“幸免”。南非好望角地区有一种宿根花卉,一朵鲜艳的黄花被两片巨大的叶子包围,十分夺人眼球,一如八面玲珑的王熙凤,引人注目。

又因名中的-siphon发音似“熙凤”,所以就给它拟名为“黃熙凤”。这个名字确实生动传神,毫无疑问,它达到了音译兼备的效果。

黃熙凤(Amphisiphon stylosus)

除《红楼梦》以外,历史上的人物也是他们的素材,比如汉武帝的宠妃“钩弋夫人”。

生活在美国西南部干旱地区的一种植物Harpagonella。因其果实上的突起像木桩,有诸多交错的钩子,仿佛自然界里一个谨小慎微的女子。结合起历史上的“钩弋夫人”,为植物拟名。

钩弋夫人(Harpagonella)

草木有了名字,就与人有了关系

一点也不夸张地说,人类之所以贵为万灵之长,就是因为人类会起名字。哪怕是随口管一个人叫“高个儿”,管另一个人叫“胖子”,都是在动用所有动物智力中最高级的技能——用语言表达概念。

相信不少爱好植物的先辈在给草木起名的艰辛道路上跨越了很远的历程,跨过中国的万水千山,去到世界各地,给草木冠以中国姓名,才获得今天我们很多耳熟能详、稀奇古怪又有趣的名字。

卧草(Aciachne)

在荒茫而美丽的戈壁上,生活着一群顽强的羊驼。羊驼们吃吃卧草,看看卧扇花……

拟名禾本科,为什么把南美洲安第斯山区的一些矮小垫状的草叫做“卧草”?因为是野生羊驼每天吃的。

是不是很形象?

卧草(Aciachne)

而在安第斯山区上,还有另一种植物被冠以姓名。与卧草不同,它的名字十分温婉,叫“卧扇花”。

这个名字的由来,全因在茫茫地戈壁滩上,长的好看了一些。花萼呈裂片叶状的淡黄色扇形花朵,在戈壁乱石中显得分外美丽,便有“卧扇花”这个温婉的名字。

卧扇花(Cruckshanksia)

还有很多很多很多植物名字,不一而足。到现在为止,在植物界已初步整理成套维管植物三分之一的中文名,一万多余字。

给草木起名,虽趣味十足。却也是一个相当繁琐的工作。很多标本的采集需要亲力亲为,崖边、沟壑、深山、丛林、溪边、沟壑、……一不小心就有生命危险。接下来的工作,设计工程师们肯定还要爬梳文献,找出相关的学名,如此才能为一种植物正确地定名。

有时候,仅仅是为了确定一种植物的正确学名,就需要几代人数十年的辛勤工作!

不过,也有一些令人心动的奖赏,他们拥有为新植物命名的特权。可以用自己敬仰的人的姓名,或是喜欢的人、讨厌的都行,甚至于自己的家人。

新的植物学名一旦合格发表,如果没有特殊原因,便不能被废除或代替,后来的学者只能老老实实地使用这个名字……

给草木起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一旦生效,将被记录在文档里永世流传。不过,这也是一件恒久远的工作。世界植物有几十万种,它们的中文名字用他的一生都未必起得完。

现在微博上有很多征集植物名称的互动消息,这就是发动更多的网友一起参与这件有趣的事。一但征集的植物名字通过审核,植物的命名权就归这位作者所有了哟。

给草木起了名字,就注入了生命的故事。

不仅认识草木之名,也要多了解草木之名。认识名字,是我们人类发挥万灵之长智慧的第一步,而只有用心了解和体会名字背后的信息,才会让我们把外在的知识最终转化为内在的心灵体验,真正感受到精神生活的无上乐趣。

世人多言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可人非草木,怎知草木无情……

草木很简单,一类生命的集合。人类很简单,一种生命的集合。

草木无声,却时时与人关联,衣食住行、生老病死,这是永恒的联系。相依偎,共枯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