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卉种植

罂粟花种子 街边的烤串摊儿和馄饨摊儿,让你吃了就上瘾!

/ 浏览量 15

“晚上街边的烤肉摊和馄饨摊都会偷偷放罂粟壳,让你上瘾!”

这样的说法多年来通过各种渠道流传,甚至成为家长教育叛逆青春期的孩子不要熬夜、注意食品安全的榜样。

说到罂粟,人们往往会想到鸦片和毒品,这要归功于多年的禁毒宣传。当然,作为植物本身,罂粟曾经是一种普通的观赏花卉,确实可以用来做正经的食物。

罂粟。图片:Jolly Janner/wikimedia

来自“黑美人”的诱惑

优雅的绅士顿时像是愣住了,直勾勾盯着黑美人,无法移开视线——这是清代岭南,黑美人原本姓华,因为长相漂亮仙人掌知识,皮肤黝黑,所以她被称为“黑美人”。

华氏的祖先是印度人。道光咸丰年间,海禁广泛开放,他们乘船到中国,以经营黑市为生。你儿子第一次见到黑美人,就是在花街六巷。

黑美人也相当擅长讨好和讨好。看你儿子一心一意,细心伺候她,一起做个好梦。从那时起,你的儿子就被迷住了。喝完茶喝完,他会去拜访黑美人,然后很快,无论风雨无阻,他都拒绝违约。过了几天,儿子喊道:“我一刻也离不开华家!” 于是,他付出了重金,将华家赎回了家。

整天和“黑美人”在一起的老照片。照片:Juan Mencarini Pierotti (1902)

几天后,原本温文尔雅的贵族公子,因为太爱美,变得憔悴,像个病夫。更何况,黑美人的日常消费,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起来,已经变成了一笔巨款。一位朋友给儿子出谋划策,教他躲在官衙门里。虽然错过了,但终究还是和黑美人分开了。

几个月后,儿子的身体越来越健康,他离开政府,怀念旧情,回到黑美人身边寻找他。至于黑美人,她转移到别人家,继续散播毒药。

在这个清朝写的奇葩故事《黑美人传》中,“黑美人”华氏,字英素,化名芙蓉。故事本身就是含沙射影,指责罂粟作为提取鸦片的原料,这对世界来说是一场灾难。

“黑美人”神。图片:DMTrott/The Honest Drug Book

看看花,罂粟还是很可爱的

今天一提到罂粟,人们就会想到鸦片和与鸦片战争有关的一段历史。事实上,在人们发现罂粟可以用来制造鸦片之前,这种植物只是一种普通的花。

明朝的王世茂在《花书》中写道:春天看到牡丹花开后,罂粟最茂盛,最美。罂粟有很多种,除了通常的颜色——珊瑚红或紫红色——甚至可以开出黄色、绿色的花朵。

清朝的李豫对此说法进行了扩展。他说:种植罂粟的乐趣在于它的多变。其他的花一年又一年种下去,还是一样;而罂粟则不同,无论是花色还是花形,每年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李玉很喜欢罂粟花。他把牡丹、芍药和罂粟视为春夏三大名花。

两个基本的罂粟。图片:tanja van den berg-niggendijker & seeks2dream/flickr

罂粟作为中国古代一种普通的观赏花卉,珊瑚红是地道的,所以明初名臣程本礼在诗中说:“珊瑚曾是王孙觉,玛瑙踌躇于内宫。 " 但到了明代,观赏花卉的品种逐渐增多。品种丰富,栽培罂粟还有紫色、红色、白色、淡粉色等品种。

罂粟原产于欧洲南部,至少从唐代开始就被引入中国。三月底后,春暖花开,正是赏罂粟的好时节。罂粟可以说是春花的尽头,也可以说是夏花的开端。

白色和粉红色的罂粟。图片:Mojeagro & Lestat / wikimedia

明末,在涂本川编纂的《瓶史月表》中,罂粟被视为农历四月的“花客”——之所以不是主人而是客是因为罂粟毕竟是草本植物,还不够坚韧。不璞,虽然长得漂亮,但是性格小,风格也不是很优雅,只能算是牡丹花的丫鬟。

这种观念自唐宋以来就已经根深蒂固。比如北宋张仪在《花经》中只将罂粟列为“七品三命”。虽不是最低等的草花,但品性并不高。

罂粟真的可以吃吗?

虽然罂粟传入中国后很快就成为了一种观赏花卉(花式不高,至少是一种很讨人喜欢的花),但很可能是作为食物传入中国的。例如,罂粟的名字来源于它的果实和种子,以及它作为食物的特性。

他的老人李时珍说,罂粟之所以叫罂粟,是因为“其实它像罂粟籽,它的米像罂粟”。所谓“罂粟”就是一个小瓮,罂粟的果实形似罐子,种子形似玉米,故名。同时,其种子虽形似玉米,但比玉米小得多,故又称“颖树”(古人在植物名称中常用小动物指小动物,如老鼠、莺和雀类,“莺”桃“很可能被相应命名)。

罂粟种子和干果。图片:Avriette/wikimedia

罂粟的另一个名字是“米袋花”,因为它的果实像一个米袋,所以比较容易理解。南宋诗人杨万里在《稻囊华》诗中戏谑此意:“鸟蜂忙,忙传帝旨。东帝御威无粮,故借十天春粮。” 大春神东凰,带着他的侍卫,仪仗队,缺粮,走到花王牡丹面前,说道:“你是花王罂粟花种子,给我一个解决食物问题的办法。” 牡丹把罂粟的果实当成一袋米,“借”给了东皇(据说是一株植物的素描,总觉得这首诗还有别的意思,想不通仔细)。

新鲜的“米袋”,切割时渗出的白色汁液可用于罪恶的交易。图片:KGM007/wikimedia

由于罂粟籽有“罂粟”之名,确实可以食用。别名亦称“香谷”或“皇饭”。古时,医者以此为药。由于产量低,罂粟籽终究不能作为主流食品。比较精致的吃法是把它们磨碎吃,比如“罂粟汤”,就是把罂粟籽磨碎,加蜂蜜做成饮料。

罂粟种子特写。图片:Sanjay Acharya/wikimedia

有南宋林鸿所著的一道菜,叫“罂粟奶鱼”。“罂粟里的小狗洗净磨成牛奶,先在罐底放一小块粉末,用丝囊过滤牛奶,然后取出。清洗干净放入水壶,煮沸,快速撒上淡醋收起来,还是装进胶囊里压成片,然后铺在蒸锅里,用小粉丝,用牛奶蒸一下,撒上红​​曲水,少蒸就拿出来,切成鱼片,取名‘罂粟奶鱼’”。一般的操作步骤是将罂粟籽磨成米浆,加醋凝成块,加入红曲蒸熟,切成鱼片食用。

想看罂粟吗?去罂粟的故乡

无论是观赏还是食用,如今在中国都很难找到罂粟花罂粟花种子,毕竟这是一种违禁植物。事实上,从元代开始,从罂粟中提取鸦片的方法就从印度等地传入中国。明代医家指出,鸦片可能使人对鸦片上瘾;只是在清朝才有了抵制罂粟的运动。今天在中国,除植物园等科研教育机构外,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种植罂粟。

罂粟原产于南欧,在欧洲其他地区也普遍种植。事实上,罂粟籽在今天的欧洲仍然是一种常见的成分,经常添加到烘焙食品或酱汁中以增加风味。我在英国吃过带有罂粟籽的硬面包,在瑞士吃过撒有罂粟籽的烤蔬菜。怎么说呢,可能是我的味觉比较迟钝,有没有罂粟籽好像没什么区别,说不定撒点芝麻也有类似的味道。

罂粟籽酱卷。图片:Ricardo Mertsch/wikimedia

罂粟种子的颜色也各不相同。图片:Zyance/维基媒体

瑞士小镇沃韦有一个美食博物馆,我在博物馆的花园里拍了很多罂粟花的照片。在欧洲人眼中,这是一种传统的食用植物;在苏黎世、伯尔尼等地的植物园里,罂粟也在种植区种植。当然,罂粟除了可以食用之外,还可以用来观赏。欧洲用作食物来源的罂粟通常呈紫褐色,与中国传统上用作观赏花卉的珊瑚红罂粟略有不同。

瑞士沃韦的罂粟花。图片:芦笋

现在在中国,时不时有新闻报道说,“花友”因为无知,偶然得到了奇怪的种子,于是种下了罂粟,甚至还有“花友”声称种子是在路上捡到的。

我想问一下,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些东西?什么样的普通“花友”会种下一大片来历不明的种子?既然法律禁止种植,如果真想看罂粟花,要注意植物园里的特展,或者去欧洲罂粟之乡看看(友情提示,今年的罂粟特展在北京植物园已结束)。

观赏罂粟的替代品

大约十年前,类似的真实事件还有很多:认真种花的花友被举报非法种植罂粟。结果,他们种植了罂粟或罂粟属的其他观赏花卉。虽然这种罂粟是制造鸦片的原料,但罂粟属的许多其他植物都不能用来提取鸦片,它们都是可靠的观赏花卉。

早些年罂粟大多被误认,急于报道的人并不认识植物,所以曾有不少懂植物的人不厌其烦科普,茎花上有明显的标志罂粟花蕾。罂粟的毛发光滑无毛,通过这个特征很容易区分两者。

芽、花和果实,注意明显的毛发。图片:阿尔维斯加斯帕/维基媒体

后来出现了一种“冰岛罂粟”,十多年前被宣传为新花,结果一些公园被热情的游客报道。现在冰岛罂粟基本都改名为“冰岛罂粟”了,别说什么,改名保平安。

罂粟花种子 
街边的烤串摊儿和馄饨摊儿,让你吃了就上瘾!

冰岛罂粟实际上是野生罂粟(Papaver nudicaule)的园艺品种。野生罂粟通常只有黄色的花朵,但冰岛罂粟有不同的颜色,如红色、黄色、橙色和白色。因为有些品种的冰岛罂粟植株上的毛少,会被误解——“这是无毛的,这不是罂粟,这是罂粟,举报!”

不同颜色的“冰岛罂粟”。图片:M的摄影/ flickr

要区分罂粟和野生罂粟(冰岛罂粟),实际上可以看一下子房和果实的形状。罂粟的子房在开花期相对膨大,果实在结果期就像一个结实的小盆。

野生罂粟果实(左)和罂粟果实(右)。图片:朱仁斌/中国植物图片库;需要像素

本文为物种历6年第178篇,来自物种历作者@天东。

由于名字相似,长相相似,人们经常将罂粟与罂粟混淆。但仔细观察会发现两者完全不同——罂粟在整个植物中都有密集的刷毛,叶子呈羽状分裂。

罂粟经常在荒野中成片生长,形成著名的罂粟花海景观。这在欧洲很常见,法国画家克劳德·莫奈深受影响,创作了许多关于罂粟的作品。

俄罗斯冬宫(Hermitage)博物馆中的这个“罂粟田”就是其中之一。微风吹过花海,形成波浪般的景色。

设计师以此为灵感创作了一枚胸针

莫奈的罂粟/

金色的轮廓纤细轻盈

花冠上错综复杂的细节若隐若现

戴在胸前或不要戴在包上

散发出独特的香气

与胸针同款精美布袋发售

胸针莫奈的罂粟

戳图带走 /

本文来自物种日历,欢迎转发

如需转载请联系

点击原文,也可以购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