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卉百科

飞絮漫天,我们怎么办?

/ 浏览量 56

虽说四月正是春回大地,万物蓬勃的时节,人们应该心情舒畅才对。不过伴随着气温的回暖,人们也会遇到一件闹心事,那就是飞絮。

的确,每年4-5月间,我国中北部大部分地区的城市,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飞絮影响。尤其是四月间的北京,似乎完全被一团团小似棉糖、大似云霞的飞絮占领了。若是一两朵看起来还算晶莹洁白,颇有趣味,而当它们成群结队飞舞起来时,那简直就是一场灾难——人们的鼻孔和嘴巴成了它们袭击的主要目标,稍不注意就会吸入这团团“棉絮”,令人咳嗽不止,甚至还有引起过敏之虞。所以人们不得不拿出冬天才需佩戴的口罩,来防范这些飞絮的袭击。

那么,这些飞絮是什么来头呢?也许很多人会说:这还不简单,这都是柳树产生的柳絮呗!其实这么说,是让柳树背了冤大头。事实上,不仅柳树能产生飞絮,杨树也可以。在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例如北京市中,柳树只是“少数派”,杨树才是产絮的主力,只有到了较为湿润的南方地区,柳树才会成为多数。

漫天飞絮虽是美景,但毕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不少影响。那么杨树柳树为什么要产生飞絮?我们如何减少飞絮的产生呢?

杨柳本一家

杨柳都能产絮,这反映了它们有很近的关系——从植物学上来讲,杨柳都是“杨柳科”下的成员。不过细细分来,二者还是能够依靠一些特征的不同,分别分为杨属和柳属。要区分杨柳,看它们的叶片最为容易:杨树的叶片通常宽大,呈卵圆或椭圆状,而柳树的叶片则纤细的多,通常为狭长型。此外从它们越冬的芽也能相互区分:杨树的芽较大,包裹有多枚鳞片,而柳属的芽较小,只有一枚鳞片存在。

杨树和柳树都是十分常见的城市树种,而在北方大部分地区又以杨树为多。根据统计,在北京近2亿株行道树和园林树木中,杨树和柳树总量占到了70%左右,足见这些杨柳的产絮总量是相当可观的。北京主要种植的杨柳树种是毛白杨(Populus tomentosa)、加杨(P.canadensis)和旱柳(Salix matsudana),而杨树所占比例超过60%。并且,杨树尤其是毛白杨多作为行道树在城区内密集种植,所以说北方城市中的飞絮来源,主要就是杨树。

平心而论,除过飘絮这事,杨树还真算得上是一种良好的行道树和公园树种。为什么呢?其一,长的快。杨树是速生树种,一棵一两米高的杨树苗,只需要两三年就能长到近十米高、撑起一片阴凉了。其二,好养活。杨树根系深且发达,尤其对于毛白杨这种原产于干旱北方的树种来说,更加适应干燥少水的环境。其三,树形好。杨树冠茂盛,主干挺拔,对于毛白杨来说,幼枝脱落后在枝干上留下的一颗颗“眼睛”,又平添了不少趣味。只可惜,这么多优良的特性,让“产絮”这一项劣势坏了一锅粥。

杨柳为何产絮?

其实如果仔细观察,并非每棵杨树都会产絮。不过那些不产絮的杨树,其实也为飘絮做出了“贡献”。为什么呢?原来,杨树是雌雄异株植物。那些不产絮的杨树,都是雄树。每年冬末,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杨树枝头上悬挂有一条条神似灰褐色“毛毛虫”的玩意儿,那就是雄树长出的花序。这些花序产生了无数微小的花粉随风四处飘荡——这些花粉,有时候也是一些人冬末花粉过敏症的元凶。于此同时,杨树的雌树也长出了一条条绿色的雌花序,上面的每一朵小花都失去了花瓣,只留下两枚大而带有粘性的柱头,等待着“俘获”空气中飘荡的花粉。而接受了花粉的雌花,就随之长大、发育成为果实,果实内孕育着几颗黑褐色的种子。

对于所有植物来说,如何将种子传播出去是一项决定种群生死的大事。传播的距离越远,那么能够占据的“地盘”也就越大,也就越有可能生存下去。对于杨树来说,它的种子基部附着的一大团毛絮,这些毛絮轻盈蓬松,让种子可以随风飘荡,落水后也不会沉底,而是随水漂流。所谓“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杨花逐水流”,描述的就是柳絮杨絮随着风和水流传播的景象。

作为杨树的亲戚,柳树产絮的过程和杨树大同小异。只不过在传粉过程中,柳树能够依靠它所具有的蜜腺吸引昆虫来协助传粉,并不完全需要借助风的帮助。这对于花粉过敏者来说,也许算是个好消息吧!

如何治理飞絮?

飞絮虽美,但毕竟是个麻烦事。除了让人们感官不适外,还会造成安全隐患:漫天飞絮容易遮蔽司机视线、容易堵塞通风管道、过滤设备及一些机械仪器,此外由于飞絮极易燃烧,如果聚集多了遇到烟头等火源,还容易造成火灾。因此,人们想出了不少方式来试图解决这一问题。这方法归结起来,大致可分为“上药”、“变性”和“换人”。

所谓“上药”,就是用特殊的植物生长调节剂施加给雌树,抑制它开花结果。研究结果显示,杨树和柳树的花芽分化,主要依靠体内的细胞分裂素和赤霉素二者间的比例进行调节。当这一比例高时,有助于产生花芽,反正则产生叶芽。因此,科研人员通过向树木内注射含有赤霉素的生长调节剂,来降低细胞分裂素/赤霉素比例,以此抑制花芽的分化。目前,这类称为“抑花一号”的药物已经广泛应用于城市杨柳防絮工作。不过,这一方式需要每年给每一棵雌树上一次药,人工成本消耗较为巨大。

“变性”则是将雌树的枝干砍去,嫁接上雄树的枝条,这样生长出的新的枝条就不会开雌花,当然也就不再产絮了。不过同样的,这种方式同样费时费力,而且刚嫁接的树木显得光秃秃的,对景观和行道树功能造成了很大影响。

当然,最为彻底的方式,就是将雌树全部替换为雄树。不过显而易见,这种“换人”手段虽然釜底抽薪,但要移除已经生长多年的大树,还是需要逐次逐批的将已经达到生长年限的老树用新的雄树代替。这需要耗时多年才能达到目的,是一项长时间的系统工程。因此,面对飞絮,要采取上述三种方式,因地制宜的进行综合治理。而且可以预见的是,每年“四月飞絮”的景观还是会存在相当一段时间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